當前位置:首頁 - 法制 - 山西省平順縣叫停“貸款分紅”扶貧模式的背后

山西省平順縣叫停“貸款分紅”扶貧模式的背后

來源:消費日報網 作者:李志成 2019-06-27

 

  消費日報網訊(記者 李志成)山西省平順縣實施“政府+企業+貧困戶”三位一體、 “貧困戶資金托管+保底分紅”兜底扶貧的金融扶貧新模式,一時間受到了當地的熱捧。6月初,本報記者來到平順縣進行了實地采訪。

  太子龍揮手貧困戶

  據了解,2018年10月,山西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下稱“山西太子龍”)承接平順縣相關鄉鎮的219戶貧困戶貸資入企,以每戶5萬元的政府扶貧資金入股太子龍。

  2018年11月28日,山西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聯合縣金融辦、中國農業銀行平順支行在平順縣舉行了金融扶貧分紅儀式,現場發放金融扶貧貸款分紅。

  對此,當地政府網站報道稱,這是山西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在平順開創的 “貧困戶資金托管保底分紅”兜底扶貧運作模式,帶動沒有勞動能力、找不到發展項目的貧困群眾,通過“公司+貧困戶資金托管”的方式來增加收入,幫助他們規避市場風險,確保穩定收益,實現脫貧致富。

  對于兜底扶貧運作模式,申家坪村黨支部書記申榮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高興地說:“銀行貸款、政府還息、企業擔保,既能解決企業資金問題,又能讓百姓不花一分錢就能享受資金分紅,可謂是一箭雙雕。感謝政府和太子龍為我們村的貧困戶辦實事、辦好事。”

  在平順縣,把近似變相理財的貸款分紅看成好事的并非個案。申家坪村因病致貧的村民申生明就媒體采訪高興的表達:“哪能想到在沒有投資、沒有利息的情況下,還會把錢送上門,這些錢夠我一年的醫藥費了,太子龍對我們貧困戶太好啦!”

  但是,記者采訪平順縣西溝鄉另一位參與分紅的貧困戶,他的話令人驚異:貧困戶實際沒有收到5萬元的扶貧信貸,只是簽訂了相關協議,就貸資入企了。至于協議沒有明確說明本金償還時間,也沒說明貸款交付給企業后何時歸還,他們只知道做貸款免息大約三年時間,每年獲得用錢企業發放的3000元分紅,他起初并不想參加,但看到一個單身患病沒有勞動能力的鄰居都能以貸款分錢了,自己也就去冒險掙點錢。當記者問道,三年獲取9000元分紅后,到期本金5萬元怎么辦?他們表示:“不知道”。

  記者調查得知,平順縣開展的“政府+企業+貧困戶”三位一體金融扶貧創新模式,實際上就是貧困戶通過扶貧小額信貸政策,貸款5萬元,融資企業使用并擔保貸款,每年支付貧困戶約6%收益,貧困戶通過企業融資政策獲得分紅的辦法來實現脫貧。

  但是,記者查閱國家相關政策發現,上述扶貧模式有悖銀監會與財政部、人民銀行、保監會和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的《關于促進扶貧小額信貸健康發展的通知》(銀監發〔2017〕42號)的文件精神,該《通知》明確要求:扶貧小額信貸精準用于貧困戶發展生產或能有效帶動貧困戶致富脫貧的特色優勢產業,不能用于建房、理財、購置家庭用品等非生產性支出,更不能將扶貧小額信貸打包用于政府融資平臺、房地產開發、基礎設施建設等。

  顯然,山西省平順縣開創的 “貧困戶資金托管+保底分紅”兜底扶貧運作模式,是與國家金融扶貧政策相違背的。

  “今年,我們已經停止了貧困戶貸資入企分紅的扶貧模式”,平順縣經信局王永勝局長告訴記者,現在國家不提倡這種扶貧方式,5月10三部委聯合下文要求存在該現象的地方要及時糾正。

  撲朔迷離的太子龍

  那么,山西省平順縣兜底扶貧運作模式的開創者山西太子龍是何身份?

  記者通過深入浙江、山西等地調查發現,近年太子龍公司股權及法人關聯復雜,相互關系更迭頻繁。比如:太子龍更名為浙江錦子紡織集團、浙江太子龍服飾股份有限公司更名浙江格勵奧紡織股份在限公司、安徽太子龍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簡稱:安徽太子龍)更名安徽瀾集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山西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更名為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

  天眼查顯示:惠財平臺法人代表曾發生變更,最近一次變更是2018年4月,法人代表由李江華變更為鐘玉苗。查詢公開資料得知,安徽瀾集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更名前安徽太子龍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簡稱:安徽太子龍)前兩任法人代表分別是鐘玉苗、王培火。

  記者在“企查查”中看得了這樣一段描述:“多元化民營企業集團太子龍旗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惠財(浙江碩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惠財在太子龍的ERP數據庫中積累了海量供應商和銷售商的數據,可以很快得知有融資需求的企業上下游的供應商和銷售商情況。……基于太子龍集團的特定商業生態,惠財可通過信息流、資金流、物流等真實動態數據的支持,建立起嚴密的風控體系,詮釋了優質的供應鏈金融生態,并為互聯網金融平臺拓展供應鏈風控提供了成功范本”。由此可見,太子龍與惠財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

  2018年8月前,注冊于浙江省上城區太子龍時尚產業園的浙江碩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通過名為“惠財”的平臺成功向全國約3000人融資近3億元,融資款被用于太子龍及法人代表王培火關聯公司使用,太子龍對該融資進行了擔保。但是,到了2018年8月,山西太子龍公司發生債務逾期現象,債務由太子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現更名為浙江錦子紡織集團有限公司,后簡稱:太子龍)擔保,債務逾期至今未償還。

  惠財平臺停兌暴露太子龍之困

  去年8月,風控體系嚴密的惠財平臺停止山西太子龍、山東太子龍、杭州唯德服飾有限公司等全部貸款公司的債務承兌。同時,太子龍作出標的展期全額擔保申明,申明:“惠財平臺擔保方-浙江錦子紡織集團有限公司(即太子龍),基于目前惠財平臺2018年8月8日—2018年9月30日到期的貸款標的,實行展期計劃。若本次展期計劃到期,貸款人仍未正常還款,浙江錦子紡織集團有限公司將對出借人履行直接連帶擔保責任兌付還款。”

  由于惠財平臺的停兌,引發了眾多出借人不滿,并上門討賬。這一狀況引發了杭州市有關部門的重視,為保障社會秩序穩定及避免形成不良的社會影響,要求太子龍拿出解決方案。

  太子龍最終的方案是,以安徽太子龍的股權、土地及服裝作為抵債,由出借人成立惠財平臺債委會監督,同時成立受托安徽太子龍股權、土地轉讓的杭州豐豐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據惠財平臺債委會成員介紹,該債委會及杭州豐豐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杭州市上城區金融辦的指導下成立,公司由惠財平臺一名負責人及數名債轉股出借人任股東,公司成立后,立即代表惠財平臺數千名出借人就債權向太子龍注冊地諸暨法院申請保權,此后諸暨法院不在受理該案的個人申請。

  太子龍這一方案債委會外的部分出借人并不認同,原因一、債委會成立及成員選舉并不知情且未參,為此債委會不應代表廣大出借人利益;二、出借人向債委會了解太子龍土地出讓還款事項上債委會稱保密無法告知,讓出借人對債委會的立場產生質疑;

  三、債委會成立的杭州豐豐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受益人還是太子龍方,因此對太子龍賣地還債的誠意表示懷疑。

  “企信通”顯示,杭州豐豐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由太子龍擔保的債務人杭州唯德服飾有限公司占股51%,杭州唯德服飾公司由法人代表呂培永持股該公司100%,而呂培永正是現在安徽太子龍現法人代表。

  據了解,近年關于太子龍經濟糾紛的話題至今未曾停歇。

  今年2月20日新京報報道,*ST東南控股股東被法院列為老賴曾被太子龍拖累 。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浙江錦子紡織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及法人王培火的多條失信公示。

  2017年2月《北京商報》報道,多家企業投訴,稱公司已被太子龍拖欠巨額貨款達一年之久。曾為全國服裝行業百強企業之一的服裝品牌 “太子龍”如今因欠錢不還攤上了官司。

  太子龍的債權人趙女士向記者透露,太子龍因現金流緊張無法以現金方式解決債務問題,目前試圖通過買地信息拖延或以服裝抵債的方式來消化債務。但是,鑒于太子龍以前的不良信譽,債權人無法對其有任何信任。

  看來,“太子龍”商譽危機四伏,確已身陷困境。

  “太子”出山能否洗白太子龍?

  “企信通”顯示現山西太子龍服飾公司在山西長治市平順縣西溝鄉西溝村注冊,法人代表是王煜,即太子龍法人代表王培火之子,工商資料反映該公司成立至今從公司名稱、法人、股權等有十余項變更記錄。

  6月3日,記者在山西采訪時,平順縣政府金融辦工作人員證實,平順縣有219戶貧困戶貸資入企,以每戶5萬元的政府扶貧資金入股太子龍,數據準確。

  那么,多項債務逾期的太子龍為何能獲取山西千萬扶貧信貸融資?千萬扶貧信貸是否安全?

  面對記者的疑問,平順縣經信局局長王永勝作了說明:“帶資入企,并非入股企業分紅,而是太子龍給扶貧戶6厘的融資回報。另外據稱太子龍總部也要搬到平順”。

  王永勝向記者進一步介紹:“山西太子龍法人王煜雖然是太子龍法人王培火的兒子,但是目前兩家公司沒有股權關聯,沒有從屬關系。山西太子龍只是收購了太子龍服飾商標注冊使用權,計劃通過子公司收購母公司的形式上市,他們財務管理規范,沒有聽說過山西太子龍在外有債務逾期未償還一事。太子龍當初投資山西,是因為在浙江上市競爭激烈,排序在500名左右,若在貧困縣上市不僅有競爭優勢,還享受優惠政策。王煜是從美國回來的,思想活躍,目前通過網紅模式銷售太子龍服裝,王培火要求他把年銷售做到一個億以上。以前聽說過浙江企業互相擔保的事,但考慮到山西太子龍要上市,不僅相關部門有嚴格要求,而且那有老子害兒子的?所以推斷結論是,太子龍的影響不會關聯到山西太子龍的”。

  難道太子出山就能洗白太子龍?記者當即出具了一份2018年8月份山西太子龍的貸款逾期證明。王永勝看后表示非常重視,當面向分管山西太子龍業務的賬務總監通電核實。但對方電話中堅稱,山西太子龍不存在使用民間融資一事。

  可是,在當天下午,王永勝多次轉達山西太子龍的反復解釋:“下面的單店,臨時周轉,小額資金”;“分公司不是獨立法人,是他們臨時周轉用資”;“法人變換,用的是以前的章”……

  無論如何解釋,山西太子龍都無法改變融資貸款逾期不還的事實。

  太子龍獲保姆式服務

  浙江太子龍服飾董事長王培火多次到平順縣洽談一、二期扶貧工廠建設和智慧電商扶貧項目,當地主要領導均有參與并公開發表講話,表示要提供保姆式的服務,支持太子龍在平順的建設發展。

  的確,在引進浙江太子龍服飾股份有限公司過程中,面對硬環境沒有優勢的實際,平順縣主要領導想方設法,在政策允許范圍內,實行“承諾制”,先建后驗,完工后再驗收,并將場地無償提供給太子龍服飾公司使用,為企業落戶創造最優的投資環境。

  另據當地媒體報道,山西太子龍項目落地以來,平順縣相關職能部門總能把事情想在前、做在前,主動服務意識強;企業反映的問題,總能夠及時給予協調解決;面對企業最難的招工問題,該縣舉辦技能培訓班,先后向太子龍服飾公司輸送勞動力150 余人;為留住企業技術人才,為技術員解決子女入學問題;面對企業的融資難題,書記、縣長親自到市里爭取解決……

  是什么原因讓平順縣主要領導甘心為欠債不還的太子龍提供“保姆式”服務,甚至在解決企業融資問題上不惜違背精準扶貧政策動用貧困戶的扶貧信貸專項資金供太子龍使用?

  記者從王永勝局長的一席話中,找到了答案:山西太子龍對解決平順縣貧困人員就業貢獻很大,去年一期工程解決100余人工作崗位,人均工資2500左右,給當地交稅300余萬。二期工程正在建設中,計劃今年6月底實現投產。到時可以提供1000左右的工作崗位,給當地交稅千萬以上。這對于平順這個工業欠發達、年財政收入不足1億元的貧困縣來說,太子龍帶來的價值非常可觀。

  然而,據記者了解山西太子龍在平順的招工并不理想,目前該廠吸收的本地工作人員僅為90余人,他們每日努力工作11個小時左右,平均月薪2千多元。

  2018年12月3日,平順縣人民政府官網發布公示:山西太子龍一次性吸納半年以上穩定就業人員169名,補助企業16萬9千元。

  2018年11月29日,山西平順農商銀行趙惠民通過中國農村金融網發文稱:“該行服務三農的優勢,對平順產業扶貧有著清晰的思路……向山西太子龍服飾有限公司累計發放貸款5000萬元用作建廠資金……堅持扶持一個企業,支持一個項目,真正讓每一筆資金發揮乘數效應,這是該行產業扶貧的基本理念。”

  本報將繼續關注此事進展。


返回首頁

京ICP備1605211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70018號 網新許可1012017015
助力鄉村振興 共建美好生活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轉載請注明[email protected] by www.bemimq.icu All Rights Reserved

pk10看走势图教程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金控配资 球盘体育比分网 申穆出资 陕西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十一运夺金 策略成金配资 排球体育比分直播 股票涨跌知识 北京时时彩 篮网球比分 同花顺e配资 吉林快三 黑龙江11选5